第三百五三回 可喜的变化(1/2)
旺门佳媳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吃过午饭,又小憩了一会儿后,季善与沈恒便坐了马车,径自去了飘香店里。

  他们到达时,正是店里忙过了午饭,店里众人这才开始吃饭的时候,是以众人都在。

  瞧得这会儿还有客人进来,最先瞧见沈恒与季善的小二先就笑道:“二位客官,小店午饭已经卖完了,二位要吃饭,还请晚饭请早吧……”

  叶大掌柜也循声看过来,“客官,小店每日供应都有定量的,如此才能确保给客人们的饭菜都是最新鲜最好的……太太——,沈相公——,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!”

  一边说,一边已欢喜得直冲二人奔过来,奔到一半,想到自己手里还端着碗拿着筷子的,忙又退回桌前放了回去。

  才再次奔到了季善与沈恒面前,高兴得都快语无伦次了,“太太、沈相公……我、我、我……怎么也不说事先使个人来说一声啊,我算着时间,还以为太太和沈相公要月底才能到呢,没想到、没想到……太太沈相公快雅阁里坐,你们吃饭了吗?”

  季善瞧得叶大掌柜精神虽还好,人却苍老了很多,也红了眼圈,笑道:“我们吃过饭才来的,您老先吃饭,吃完了我们再慢慢儿说也不迟,早知道我们就迟一刻再来了。”

  沈恒在一旁笑道:“实在我们都归心似箭,一刻都多等不了,竟忘了实际情况了。叶老您先吃饭,我们去雅阁里等您便是,又不是外人,您千万别与我们客气。”

  叶大掌柜见夫妻两个都一脸的真挚,知道他们向来都是不拿架子肯体恤人的,也就不再客气,一路将他们送去最清净的一间雅阁里,又忙亲自上了茶点后,才告罪回到大堂,风卷残云般继续吃起饭来。

  店里如今的人大半都是不认得季善,更不认得沈恒的,瞧得叶大掌柜对夫妻两个那般客气,又那般激动,自然免不得问其他老人:“那位爷和太太是什么人呢,真是好一对儿璧人,也好生体面。”

  老人们自然免不得与他们分说,“我们大掌柜既那般亲热,自然是极要紧的客人,听说与大掌柜是同乡,两家还是几代的世交,总归是贵客,大家都打起精神来,可别丢了大掌柜的脸才是……”

  ——除了小葛几个,后面招的跑堂小二帮厨们,还真没有知道季善其实才是飘香真正的东家之事的,便是“老人们”,也只知道季善以前时常来飘香,自家大掌柜极有办法、他们店里从来没被人欺负过,也多半是靠的季善,却仅此而已。

  叶大掌柜一边快速的吃饭,一边听着众人窃窃私语,搁以往肯定要咳嗽一声,不许大家再说,店里也向来自有规矩,不许在店里八卦嚼舌根,要嚼都轮休时私下嚼去的。

  可今儿叶大掌柜实在高兴,也就懒得理会这些小节了,很快吃完饭,漱了口,便忙去了雅阁里。

  正好就听见季善在与沈恒说,“之前叶老书信上说店里的门面扩大了一倍,我就当是真在原来的基础上,又多了两间门脸,了不起再楼上楼下也就罢了,却不想,生生扩宽了五间门脸,还是楼上楼下,这才叫‘扩大了一倍’呢?这分明就是一间颇具规模的酒楼了,我瞧着比东来顺也小不了多少了啊,叶老真是太厉害了……”

  说着瞧得叶大掌柜进来了,忙起身笑道:“正说着您老呢,您老就来了,您吃好饭了?可千万别赶时间。”

  沈恒也跟着起身,招呼叶大掌柜坐,“您老快请坐,我和娘子正说您能干,堪比点石成金呢!”

  叶大掌柜笑着推让一番,与季善沈恒都坐了,方笑道:“我自不会与太太和沈相公见外,所以太太和沈相公也别这样夸我了,还点石成金呢,我哪有那个能耐,沈相公实在太折杀我了,我都要无地自容了。倒是太太和沈相公都清减了不少,也黑了不少,这几年在那穷乡僻壤委实吃苦了!”

  季善听得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,“您老说我清减了也就罢了,相公可没清减,都说他壮了不少呢,怎么到您老这儿,还是清减了?不过我们都黑了倒是真的,博罗那地儿日日都是艳阳天,连寒冬腊月都少有阴沉的时候,可不再白的人都要晒黑吗?”

  叶大掌柜皱眉道:“太太和沈相公难不成还要日日顶着大日头劳作不成?却还是都黑了,可见吃的苦头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出不知多少倍,万幸如今回来了,我倚老卖老说一句,往后沈相公可定要凡事都谨慎些,再别发生类似的事了,不然您也受苦,太太也受苦,又是何必?”

  沈恒自然知道叶大掌柜都是为了他好,忙拱手笑道:“您老放心,经了这几年的历练,往后定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了。”

  叶大掌柜这才笑开了,还当沈恒会觉得他托大,多少会带出不高兴来,不想竟是真把自己的话听了进去,因又道:“我听说旁的大人们外放,一般都是连任两任,也就是六年才能升迁,沈相公却是三年便回来了,还是直接升官回的京城,可见已是否极泰来,往后只剩前途无量了,沈相公才真是能干,太太也真是好福气!”

  沈恒谦虚道:“不过是运气比较好罢了,您老就别夸我了。倒是您老,才说我和善善都黑了、清减了,您何尝不是一样,可见这几年您到底有多操劳,都是为了我们的缘故,我们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激您才好了。”

  季善忙也道:“可不是么,短短几年,店里便有了如此规模,您到底是如何殚精竭虑的,可想而知。我都实在愧对您,想放您老回会宁去含饴弄孙了,偏京城又离不得您……要不您看这样,把太太和大奶奶母子几个都接来京城,您也好有人照顾,也能含饴弄孙,岂不两全其美?至于叶广和莲花儿,他们都还年轻,就留他们小两口儿和我娘继续留在会宁打拼也就是了……”

  叶大掌柜不待季善把话说完,已忙道:“太太都是一番好意我知道,可会宁才是叶家的根,要让老妻和孩子们大老远的来京城,只怕短时间内,他们都不能适应,老妻年纪已经大了,身子骨又不好,哪经得起这番折腾?孩子们又早进了学,且幸书也念得还行,乍然换了环境,只怕也会影响学业。所以就让他们继续留在会宁吧,我在京中也挺好的,身子骨自觉比前几年还要强些呢,再干十来年都没问题,等十来年后,我再回会宁去含饴弄孙也不迟。”

  见季善还要再说,抬手一笑,“太太就别劝我了,我心里都有数,且我如今虽不能与老妻儿孙们日日厮守一起,只要想到他们都平平安安,衣食无忧,日子肯定还会越过越好,我心里就踏实妥帖得不得了,浑身都是力量,只是不能厮守算什么?再说平日里也不是没有书信往来,也算是见字如见面了,太太说是不是?”

  叶大掌柜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,季善还能说什么,惟有笑道:“那好吧,您既心里有数,我也不多说了,总归往后我和相公都在京中了,凡事都能有个照应了。”

  “可不是么?”

  叶大掌柜忙点头,“如今太太和沈相公
为您推荐
var userinfo = MIP.sandbox.strict.document.cookie; var patt = /jieqiUserId%3D(.*?)%2C/; var info = userinfo.match(patt); var infoid = info[1]; if (infoid> 0) 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true }) }else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false })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