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六章 情缠(1/2)
山河盛宴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依旧是夜半,林飞白下了哨塔,往自己的帐篷走。

  寒风中身后永远跟着一个娇小的影子,两条人影长长交叠在一起。

  今天林飞白走得有点慢,冬衣不足,他将自己的棉袍让给了一个小兵,今日又下了雨,冬日冻雨温度极低,他在风雨中走了一日,到现在双腿都有些僵硬。

  他身边护卫们这个时候不会凑上前来的,周沅芷几年追逐,追逐到连所有林家护卫都默认了,看见她便会自动避开,给两人独处的空间,并且林飞白抗议无效。

  用师兰杰的话来说,文大人孩子都三岁了,周小姐已经蹉跎过双十了,侯爷您这是为难别人还是为难自己呢?

  林飞白觉得,是所有人都在为难他吧?

  这娇小姐,原以为她受不了这数年的逃避和冷漠,结果她受了;以为她吃不了这军营风餐露宿的苦,结果她吃了;她所受所吃得越多,他便越无法自处也无法回应,总觉得这么一退一应,倒像是自己认输一般。

  但是他又清楚地明白这不是较量。

  依旧是想不通想不明白,他默默地回了营帐,不再试图让周沅芷离开,周沅芷照旧端了水来,这回却没立即走,而是打开一个小瓶,一股浓郁的酒香立即弥漫了帐篷。

  林飞白刚想说军营不可饮酒,周沅芷已经蹲在他面前,倒了些烈酒在掌心,二话不说掀起他裤管,就去按摩他僵硬的小腿。

  林飞白惊得险些跳起来,身躯却被冻得有点不灵活,只得缩腿后仰,周沅芷却忽然往前一倾,林飞白只觉得腿面前一片温暖柔软挤压,他心头狂跳,双手撑住身后床榻,不敢动了。

  周沅芷麻利地脱了他的靴,扯下都快要结冰的袜子,把他脚往水里一按,另一边的大铁壶已经装了满满的热水准备添,双手沾了烈酒交错揉上他冷白的小腿,那双手细腻莹洁,按摩的手势有力又温柔。

  林飞白只觉得原本僵硬麻木的腿像忽然被唤醒,热力蹿上肌肤血液体骨,从内到外的酥麻,那酒不知是什么酒,奇香,奇烈,只闻着味儿,他便觉得有些头晕目眩,他双膝微微一撞,伸手一隔,“我自己来……”

  周沅芷预料到他会阻止,一边嘴上应着,一边还是挨次揉捏了一遍,她的半边身子侧着,紧紧靠林飞白,林飞白要是想阻止她,就得碰她的身体,要想抽出腿,就得弄她一身湿,林飞白也无法,煎熬般地等她收手,也不等她帮忙擦干,自己湿淋淋地往床上一收,急忙道:“快回去休息吧……”

  周沅芷也不得寸进尺,抿唇一笑,将盆搬了出去。林飞白看她亲自操劳这些伺候人的事儿,只觉得惭愧又心堵,半晌叹口气,决定明日要和师兰杰好好谈谈,把周小姐护送回去,无论如何,都不能再让人家这样伺候自己了。

  他睡下了,但那股酒香盘桓不去,混杂着女子淡淡的体香,嗅久了,竟然有些绵软欲醉的感觉,心头越发燥热,他直起身,想要掀开帐篷一条缝透个气,却忽然胳膊一软,瞬间浑身出了一身汗,头晕更加剧烈,而刚才的燥热转而又成了冷意,仿佛从骨髓里冷了起来一般,他微微抖了抖,心里知道自己这是生病了。

  中午为了督促修理现有的武器,他没来得及吃饭,后来就匆匆扒了半碗冷饭,之后又一直操练巡逻到深夜,之前他千里奔波辗转,又忧心挂虑父亲,兼之劳心费力操持这平州军事,这般种种,令几乎从不生病的人终于病倒,他心知不好,仿佛竟然是伤寒症状。这简陋军营,天气苦寒,病势汹汹,一病倒怕就不是好事,他挣扎着起来,想要喊人,脑中却忽然如同一根弦断一般,嗡地一声,便晕了过去。

  恍惚里天地旋转,冷热交替,一忽儿如被灼烤,一忽儿如卧冰上,正熬煎间,忽然有人掀帘而入,带来一阵熟悉的香风,隐约听见女子的询问,似乎还带点哭音,他却无法回答,只觉得那香气淡而高雅,令他安心,隐约见她似乎要出去,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。

  他猛地热了起来,额头沁出汗滴,随即额上有丝绸拂过的温软触感,不知谁的指尖拂过他的鼻尖,微凉如玉,香气越发沁人,他喃喃着,自己都不知说了什么,但那灼热竟慢慢平复了下去,只是很快又冷起来,比先前更冷,彻骨之寒,他如同赤身在雪地中行走,血液肌骨都似要慢慢冻起,朦胧的视野里她转来转去,将所有的被褥都盖上来,身上越来越重,寒意却不能纾解,他发着颤,从指尖到嘴唇都一片青白,冻到难以忍受,却能感觉到身边便有热源,温软的,馥郁的,不会散去的……他也不知哪来的力气,猛地将人一拉,紧紧抱住。

  一阵风过,蜡烛被行动间的风带灭。

  那被抱住的人并没有挣扎,反而缓缓地伏在他身上,他舒服地叹了口气。

  隐约一双灵巧的小手,发着抖却又极其坚定地,在解他的衣扣……片刻后,彼此的衣裳都在纠缠中落地,空气中淡而雅的芍药香气越发浓烈。

  他脑中一片昏乱,并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只觉得那般地香而软而暖,是这世上唯一值得追逐的热源,她抬手抽去发簪,黑发流水般泻满了他的肩窝,随即一张芙蓉面腻在他颊侧,芬芳透骨,他却在那一霎感觉到颊侧微微一湿,听见一声渺远而又惆怅的叹息。

  像花终于赶在夏末开放,哪怕下一霎被秋风吹折,也不枉这一刻烂漫。

  他翻身覆向那香暖。

  隐约中他觉得自己好像嘟囔了一句:“……你来做什么?”

  然后他听见那女子轻轻的,十分俏皮地笑答:“……来睡你呀。”

  月光涂满了深黑色的帐顶。

  临近山坳里遍地梅树,吸收了这月的精华,绽一沟梅花艳红如血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山野里黑色的军队在沉默地行走。

  山野里黄色的披风在急速地飞扬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太阳升起的时候,仁泰殿前的广场已经站满了文武百官。

  广场四周则立着披坚执锐的军队,一眼望去看不到头。

  异于寻常的气氛让所有人议论纷纷,直到看见几位老臣从殿侧转出来才戛然而止。

  单一令走在最前头,老脸上每一根皱纹都写着沧桑和叹息。

  李相紧锁眉头。

  姚太尉作为朝中武将第一,可以带刀上殿,他的手紧紧攥住刀柄,仿佛那样便能压下心底绵绵不绝的恐惧和不安。

  就这么一夜睡过去,便换了天!

  先帝把殿门一关,然后就换了太子继位。

  太子睡了一觉,然后就禅位给永王了!

  说什么毁容觉得不配为帝?

  谁信?

  短短一两个月,三任帝王!

  这是亡国之相啊!

  一夜,一夜在殿中,永王威逼利诱,李相磕头不肯领受,单一令一言不发,自己心如乱麻。

  要怎么办?

  说是乱臣贼子,偏偏有禅位诏书为证,陛下又不知所踪,国不可一日无君。

  他们想讨伐都师出无名。

  就此默认,双膝落地由了这改元纪年,万一……万一真如他们所猜想那样,先帝还没有……那他们便是逆臣贼子!毁家灭门顷刻之间!

  姚太尉的手一直在抖,以至于刀鞘上铁链叮叮作响,这一刻他竟然分外希望,林擎和燕绥已经拿到边军,打回来算了!

  直到天明,单司空才在无奈之下,提出了一个要求,作为承认新帝的条件。

  群臣列队进入殿中,看见大殿上也全是侍卫,宝座上坐的竟然是永王,已经哗然。

  再看到单司空面无表情地上前读禅位诏书,更是人人脸上一片骇异。

  禅位诏书读完,众人面面相觑,和昨晚的姚太尉一般感受,都知道这是鬼扯,但是要反对也师出无名。再看前头,单一令领先,李相,姚太尉一起跪下接旨,众人脑中一片茫茫,也只得跟着跪下。

  当下这朝便在老臣的首先臣服,大军的虎视眈眈,和永王的直接手段之下,直接换了。

  永王高踞上座,身下是他追求了半辈子的龙座,脚下是他以前从不敢接近的群臣,此刻的感受却全无梦想得偿的痛快,只觉得那龙座原来冰冷咯人毫不舒适,那群臣更是只要自身富贵不替谁当皇帝都一样,个顶个的面目可憎,可笑唐家和自己汲汲营营想了这么多年的高位,从这个角度看下去却只能看见一堆花白的头顶和恶心的头皮屑。

  他托着腮,想,哦,还有深宫里那位,于先帝的峻刻和永裕的阴险之间隐忍周旋了几十年的自己的母亲,现在,欢喜吗?

  他唇角笑意淡淡,挥了挥手,单一令就展开另一幅卷轴,开始宣读他和新新帝僵持一夜换来的战果。

  大赦天下是必然的,为先帝,这里指的是倒霉的安成帝,请尊号也是题中应有之义。太皇太后重新变成了太后,原太后却恢复了皇后称号,这尴尬的辈分没法解决,就只能这么尴尬下去了。前阵子被寻了个由头申饬在家的周谦再次被起复,继续担任原职,在京中养老的厉响厉远达兄弟,一个领了衡州刺史,一个前往长川驻军,在旨意的最后,是原湖州刺史文臻调任中枢,为尚书省尚书令。

  最后一个任命引起了朝堂新一波的骚动。

  这是入阁,三公之下最高职位,几乎可以算是女相!

  文臻便是有三年封疆大吏的资历,也不能直接便任了这中枢要职!

  更不要说当初文臻劫狱,皇宫哐哐撞大墙,就差没和永王直接干一场,永王称帝,怎么会先破格提拔她?

  单一令的老脸毫无表情。

  什么叫不可能?永王当皇帝才叫不可能。

  他们三个老家伙如果硬顶,群臣也绝不会好好领旨,朝政转眼就能瘫半边,永王除非想做一个半路皇帝,否则也只能和他谈判。

  僵持一夜,他知道自己这几根老骨头,犟不过手握大军的永王,想要的,也不过是为东堂辗转腾挪出一线生机罢了。

  那么,就给文臻扒拉一个好位置,以后的事,便交给她了。

  这边朝议纷纷之声还没平息,那边急报便已经如星火一般被传递入大殿。

  “报——西番进犯!夺我徽州!屠城三日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苍南首府。

  季怀远展开一张信笺,细细读了三遍,在蜡烛上烧了。

  他在府中站了半夜,天明的时候去巡视了季家军营,作为新任的家主,掌握手中的军队是一件必须要做的功课。

  注视着检阅台下看似军容严整,实则人数已经比以往少了许多的军队,他眼神深思。

  回城的路上,他想看看城中的民生,想再次感受一下这偌大土地和无数臣民都归属于自己的美妙感受。

  他的队伍很长,护卫很多,仪仗快要比得上皇帝,周围的百姓已经习惯了季家在当地皇帝般的地位,都主动垂头闪避行礼。

  季怀远骑着马,扫视四周,志得意满。

  却忽然有一队人,牵着牛,赶着羊,从道路的中间慢悠悠地过,丝毫不理会浩荡的仪仗被堵了。

  季怀远微微皱起眉,放慢了马速,等着前头的护军将这些不知礼数的百姓驱散。

  谁知等了半天,还是被堵着,他探头一瞧,就看见自己的护军衣甲整齐,和那群一看就是留山土著的百姓交涉,却并不敢大声催叱,那群人不理会,这些皇帝亲兵样的军士便只能等,连带他也只能等着。

  片刻后,护军头领赶来,抹一把头上的汗,向他请罪。

  “家主,前头是一群留山人,化外之民,不知礼数……”

  “为何不敢驱散?”季怀远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  那头领怔了怔,半晌,露出一个苦笑。

  “家主,以前是这样的。但是留山现在有千秋盟,留山的百姓学了很多古怪之术,性子越发桀骜,再也招惹不得。前老家主还在的时候,就已经下令尽量不要和这些人一般见识……”

  季怀远沉默了,注视着那群人慢吞吞地走远,再看看自己的护军那副如释重负的神情,心上飘过一丝霾云。

  先前烧掉的那封信的几句话忽然掠过脑海。

  “……君意图偏安一隅,却不知虎狼之侧岂可安?君坐拥大军,独镇天南,却臣服于竖子之手,焉不知这血性勇气如烈火,一衰便再而竭乎?”

  ……曾经叱咤南疆的季家,何时也这般畏事怯懦了?

  一旦畏缩和退让成了习惯,便再也直不起腰杆了。

  季怀远微微闭了闭眼睛。

  一忽儿眼前是季节被捆在床上活活喷毒气死前狰狞的模样。

  一忽儿是留山漫野繁花里,一身锦绣的燕绥,和他用最淡的语气,说着未来五年的计划,提前几年便将季家的未来做了定论,将季家的军力做了瓜分。

  一忽儿是深宫夜奔那夜,救走自己的那匹巨犬,那巨犬尾巴下有些稚嫩的字迹,那惊鸿一瞥的孩子笑脸,后来他派人打探过了,燕绥和文臻有一子,目前不确定在何处。

  他想,就是那个孩子。

  这样的祖孙三代。

  燕氏皇族的可怕,令人战栗。

  季家谁人能抗?自己吗?

  便如那信中所说,这样的皇族,无论谁上位,真的能容他偏安一隅,割裂国土,为这南面之王吗?

  燕绥真的想的不是慢慢消耗季家实力,打压他的勇气和信心,让他和他的军队,就像今天一样,连抗争的勇气都兴不起,直到完全丧失战力和血性,最后任他鱼肉吗?

  他该信燕绥的承诺吗?

  他有点茫然地下马,走进茶馆,却在听了几个字之后,霍然一醒,浑身冷汗瞬间湿透背脊。

  茶馆里说的,竟然是一个老将被孙儿所骗,被替死的故事!

  当然人名地点背景什么都换了,但是他一听便知道说的是什么,而茶馆里的人在鼓掌叫好,他如坐针毡,不敢再听,匆匆出门,
为您推荐
var userinfo = MIP.sandbox.strict.document.cookie; var patt = /jieqiUserId%3D(.*?)%2C/; var info = userinfo.match(patt); var infoid = info[1]; if (infoid> 0) 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true }) }else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false }) }